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绝美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神医小农民最新章节

第1744章 伏羲琴

神医小农民 | 作者: | 更新时间:2020-10-09 17:30:56
推荐阅读:我真是大明星我的明星夫人超级军工霸主相医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一世之尊星峰传说女村长的贴身神医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混世小农民
    总算上官同河忍住了没有喷出那一口鲜血,不过落在地面上的时候,还是渗出了一丝血丝。

    上官同河震惊的看了一眼赵八两,随后目光就再度变得凶狠了起来,似乎即便明白了他和赵八两之间的差距,也依旧没有放弃要杀了赵八两的念头!

    狠狠的抹了一把嘴角的血丝之后,上官同河嘿嘿笑了起来:“果然不愧是天赋最强的修炼者!这才短短半年多的时间,你就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突破金丹了?”

    赵八两笑了笑,摇了摇头。

    上官同河皱了皱眉头:“筑基巅峰?可就算你筑基巅峰了,也不应该比我强出这么多!”

    赵八两再度摇了摇头,直接说道:“离筑基巅峰还早,我也不过只是比你高出了一个小层次而已,筑基七层巅峰!”

    上官同河瞳孔骤然一缩,死死的盯着赵八两,却连连摇头说道:“这不可能!只差了一个小境界而已,你不可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赵八两便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有什么不可能的?别说我现在比你高了一个小境界,就算是比你低了几个层次,照样能杀了你!”

    上官同河嗤笑一声:“你以为说这些话,就能打消我对你的杀意吗?”

    赵八两耸了耸肩:“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凭借丹药提升上来的修炼者,永远都是最弱的!根基尽毁,也敢妄称高手?就算是我刚刚突破筑基期的时候,都比你现在要强得多!”

    话音落下,赵八两也不再隐藏自己的气息,一股磅礴的,比上官同河要强悍了数倍不止的气息轰然从赵八两身上爆发出来!

    而且,这股气息旁人虽然能够感觉到,可却没有什么压力,这股磅礴的气息,只是镇压在了上官同河一个人的身上,汹涌的气势让上官同河的双腿一软,差点儿站不稳!

    在场的所有人之中,只有上官同河和金凰能够明白赵八两身上的这股气势是什么。

    那不是单纯的气势,而是掌控了周围方圆七百米范围的天地灵气的气势!

    感受着赵八两轻松的掌控着周围七百米方圆的气势,上官同河的眼中,再度浮现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方圆七百米啊!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就算是上官同河现在达到了筑基六层巅峰,也不过只是掌控了周围方圆不到三十米范围内的天地灵气罢了!

    当初上官同河刚刚突破到筑基期的时候,掌控的天地灵气的范围连十米都不到,虽然比半筑基巅峰要强横了很多,可却也没有太过明显。

    筑基期的修炼者,区分战斗力的差距,最重要的就是依靠掌控周围天地灵气的范围和强度,当然,其他的手段也能改变这种差距,例如法宝,武技等等。

    不过,修炼者根本上的自身实力,还是与掌控天地灵气的范围与强度相关的。

    赵八两现在掌控着七百米方圆的天地灵气,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的实力,至少已经是上官同河的数十倍!

    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上官同河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不过,片刻之后,上官同河便回过神来,神色之中也多了几分狠色,疯狂的低吼了一声之后,几道细细的丝线出现在上官同河的手上,每一道丝线的一段,都系在了上官同河的一根手指上。

    看到这几根丝线出现,赵八两却是眉头一皱。

    这几根丝线,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这是什么法宝?

    上面的气息,怎么就连赵八两都感到多了几分心悸之意?

    赵八两沉默了片刻,还是没有想起来这股熟悉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只能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笑眯眯的看着上官同河:“你不会以为,你我之间的差距,就是靠这些东西就能弥补的吧?你以为你手上拿着的,是上古神器?”

    上官同河冷哼了一声:“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赵八两摇了摇头。

    不见棺材不掉泪!

    七百米范围的天地灵气,都在赵八两一个人的掌控之下,不说别的,就以上官同河的实力,他使用法宝,连这个范围都攻不破!

    这七百米的范围,就相当于是一层七百米厚度的灵气罩,这是能够轻易攻破的?

    赵八两嗤笑一声,好整以暇的看着上官同河的动作。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赵八两眼底深处,却有着一抹警惕的神色浮现而出。

    他虽然没有想起这合共九条丝线的来历,可是,却隐隐的能够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

    果然,下一刻,上官同河手指一动,那九条丝线就如同活了过来一般,闪电般抽了出去!

    一道尖锐的破风声闪烁而出,瞬间就撕裂了笼罩在上官同河身上的天地灵气,直接破开了数十米厚度的天地灵气封锁,来到了赵八两的面前!

    赵八两也不敢托大,他的身体虽然在修炼了《蛮荒诀》之后变得极为强横,不过在不知道这九条丝线的来历之时,赵八两根本没有用身体硬抗的意思,一个闪身,避开了其中三条丝线的攻击。

    不过上官同河手指上的丝线,却仿若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攻击起来绵绵密密,此起彼伏,刚刚避开了最前面的三条丝线,另外的三条丝线就已经来到了闪避出去十几米的赵八两的面前!

    赵八两目光一凝,再度闪身,与此同时,手中一道紫金色光芒闪烁,龙鳞枪出现在手中,将第三次攻击的三条丝线荡开。

    连续的三次攻击,还没有结束,第一次攻击的三条丝线已经收回了一段距离,而后又再度冲出,紧接着第三次的攻击,抽向了赵八两的胸膛!

    赵八两心中也有些惊讶,天地灵气的封锁,对这九条丝线来说,就仿佛不存在一般!

    而且,这九条丝线,也似乎能够任意的改变长度,刚刚出现在上官同河手上的时候,不过只有三尺左右,可现在,却直接跨越了数十米的距离攻击赵八两,而上官同河本人,则是被灵气镇压,无法移动!

    赵八两眉头紧锁,不断的闪避,格挡,却无法直接攻击到上官同河。

    与此同时,赵八两分心两用,不断的思索着这九条丝线的来历,搜寻着自己脑海之中对于这九条丝线的熟悉感觉的来源。

    数十招之后,赵八两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惊喜至极的笑容!

    他终于认出了这九条丝线的来历!

    这根本就不是丝线。

    这是琴弦!

    上古十大神器之中,唯一被毁了的一件神器,伏羲大神的本命法宝,伏羲琴的琴弦!

    怪不得赵八两会感到有些熟悉,要知道,现在的赵八两可是接受了伏羲大神的传承,伏羲大神的本命法宝,他怎么会不熟悉?

    只不过只出现了这九根琴弦,以至于赵八两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罢了!

    赵八两还记得,当初从极微尊口中得知伏羲琴已经被毁,流落在世俗界的时候,赵八两还是一阵可惜,那可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啊!

    不过当时,极微尊的口中,伏羲琴虽然被毁,可是还是一个整体的,只是其中的器灵被灭,失去了灵性而已。

    而上官同河既然得到了这九根琴弦,想必便是得到了伏羲琴!既然有琴弦,那伏羲琴上的其他部分,应该也在上官同河的手中!

    刚刚想到这里,赵八两就突然感到了一阵危险的感觉。

    一股磅礴的压力,直接冲散了赵八两掌控的这数百米方圆的灵气范围,向着赵八两的头顶,当头镇压而来!

    赵八两瞳孔骤然一缩!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果然如此!

    上官家族老宅别墅的门口,数十个各方势力的家主都已经看得目瞪口呆。

    筑基期层次的战斗,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和那些地阶天阶,或者是半筑基层次的战斗,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上官同河手中的九根琴弦,赫然能够自行攻击,上官同河只是动动手指,就可以连绵不断的进行攻击。

    而现在,上官同河随手扔出的一个小小的木头块,竟然迎风而涨,瞬间变成了十几米高的巨大木头桩子,向着赵八两当头压下!

    这哪里还是普通意义上的战斗,这分明就是神仙手段!

    接下来,赵八两的应对更是看得他们瞠目结舌!

    “来得好!”赵八两看到那个木头块的第一时间,便是哈哈大笑起来,手中龙鳞枪想也不想的脱手而出,仿佛投出了一根标枪一般,向着上方扔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柄深青色的长剑浮现在赵八两的手中,接替了之前龙鳞枪的工作,格挡那不断攻击的九条丝线!

    龙鳞枪脱手而出之后,半空中一声龙吟,轰然撞开了那已经变得如同小山一般庞大,数十米方圆的巨大木头桩子,将之崩飞了开去!

    不过,上官同河的攻击并不止如此,一个接一个的木头块被他扔出来,变成了一个个巨大的木头桩子,劈头盖脸的冲着赵八两砸了下去。

    可半空之中的龙鳞枪,却仿佛是活的一般,竟然是在似乎没有人控制的情况下,在半空中来回闪烁,将一个接一个的木头桩子崩开!

    前后合共十八个木头桩子,都被龙鳞枪自行崩飞,这玄奇的一幕,直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上官同河死死的咬着牙,双眼一片血红,手中再度出现了一块木头板,不过这块木头板上,充满了纵横交错的划痕,看上去颇为破败。

    只不过,这块木头板出现的刹那,赵八两却是毫不犹豫的伸手一招,龙鳞枪直接一个闪烁,回到了赵八两的手中!

    左手轩辕剑之上,连续十几道淡青色的剑气飚射而出,右手龙鳞枪之上,一道紫金色的光芒闪烁,一道巨大的龙影浮现出来,向着前方狂冲而去!

    轩辕剑气!

    龙魂绝命枪!

    同时出手!

    ( )
神医小农民最新章节http://www.jmsmn.com/shenyixiaonongm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真是大明星我的明星夫人超级军工霸主相医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一世之尊星峰传说女村长的贴身神医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混世小农民